首页 > 问教平台 > 正文

面对“性教育读本”,家长需要转变思路

【时间:2017年03月09日】【来源:广西新闻网】【作者:曲征】【编辑:孙璐】

日前,有媒体报道,杭州萧山一位二年级孩子的妈妈在其微博上吐槽学校发放的《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,称教材尺度太大,并晒出含有“男女生殖器相关介绍”的图片,引发网友热议。涉事学校萧山高桥小学教务处相关负责人6日回应称,当前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,但性教育课程在中小学开展很有必要,将来会在合适的时机继续推进相关课程。(3月7日中国新闻网)

在目前一些国人的思维意识之下,要想毫无阻碍地推广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,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记得2013年,武昌教工幼儿园的大班老师精心为孩子们准备了一堂幼儿性教育课,那堂课的老师借助英国幼儿性教育绘本进行授课,教师用“爸爸的肚子”代替了绘本里的生殖器画面,用一颗大大的爱心代替了一对夫妇在床上的画面,但是,就是这种已经“含蓄到家”的做法,依然受到个别孩子家长的吐槽。

中国的有关性方面的问题,自古以来就是可以偷偷摸摸地做,但不能大张旗鼓地说,更不能给孩子们进行这方面的启蒙教育,否则就是大逆不道,就是诲淫诲盗。人们对于性知识的认识,或者自我探索,无师自通,或者直到结婚之后还认为亲个嘴就可以怀孕。时至今日,仍然有些家长对于性讳莫如深,敏感得有些过火。每当孩子询问“我是从哪里来”的时候,父母们一边紧张兮兮地含糊其辞,一边从《西游记》《葫芦娃》等民间传说中搜索应对方案,于是“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”“你是爸爸切葫芦的时候跳出来的”就成了答案。也因此,孩子最初探索生命起源的好奇心在父母不着边际的撒谎欺骗之下,瞬间瓦解。

不只是家长,前些年的许多学校对于性知识教育也是战战兢兢,谨小慎微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笔者的《生理卫生》老师,讲到“生殖与发育”那一课的时候,脸一红头一低对同学们说,你们自己看看吧。不只是笔者的老师,前些年,对于《生理卫生》中的“生殖与发育”给予讲解的老师真的不多。

按理说,生殖器官就像身体上的其他器官一样,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?有什么不好讲解的?生命的孕育和诞生就是一个生物常识方面的知识点,有什么不好意思告诉孩子们的?只要不歪曲事实,不故意夸大,有什么可回避的?如果一提到阴茎、阴道等器官就说是“尺度太大”,那么请问,如何表述才算“尺度不大”?

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与含糊,与其含糊其辞地打擦边球,还不如实实在在、直白地告诉孩子。从现实情况看,年龄越小的孩子学习性知识、说出性器官就越自然。显然,感觉“尺度太大”的家长自己首先将问题想偏了。

对于《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,专家认为合规,教育部门鉴定“内容没有问题”,出版社也表态“审查严格”。其实不光专家以及教育部门,凡是稍有科学常识的人也认为这个“读本”并未出格。一是读本出现的男女生殖器名称及其他内容都属于科学常识。二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0年出版的《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》要求,在小学阶段就要完成所有关于生殖健康的教育。美国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传授生育、两性差异、性道德等知识,初中阶段讲生育过程、性成熟、性约束等,高中阶段讲婚姻、家庭、性魅力、同性恋、性病、卖淫现象、性变态等,并向学生发放避孕套。美国许多公立学校都建有性咨询室,孩子咨询的内容对其他人都保密。这些细节上的做法比“谈性色变”不知要强多少倍。

关键的问题是,人是学而知之,不是生而知之。孩子如果不接受性知识以及自我隐私保护方面的教育,在神秘好奇之心驱动之下,有可能会在毫无保护措施的情况之下偷吃禁果,给身体(尤其是女孩)带来伤害。实际上,美国现在之所以强调性知识、性保护教育,原因之一便是前些年因为这方面教育的缺失导致“小母亲”过多。

所以,性教育早进入课堂,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,尤其是在女童性侵案不断发生的今天,更应该抓紧对孩子们进行包括隐私保护方面的性知识教育。家长们也理应转换脑筋,变一下思路。假如家长一味反对性教育进入课堂,那么是否侵犯了孩子学习知识的权利?倘若有一天孩子因为性知识缺乏而伤害了别人或者被别人伤害,那么,家长是否应该对此负责?(曲征)
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广告 | 意见建议 | 版权声明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008302    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-4512006001     网警备案号:45010302000154      ICP证 桂B2-20040022-10
广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   24小时举报电话: 0771-5690995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