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记忆中清明节的一抹彩

【时间:2016年04月18日】【来源:广西新闻网】【作者:邓肯】【编辑:黄玲娜】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”初读此诗,我便立觉其为江南人所作了。不知别处如何,我们家乡每逢清明大多不下雨的,记忆里,只有偶尔几次的微丝拂面。若说大雨,也只一次,山路被倾盆大雨弄得泥泞不堪,只好踏泥而行。因此,家乡的清明幽寂之气自然少了几分。反之,我自小认为清明是极热闹的,是春意的馈赠。日光灿烂,春风正恰,路旁柳树将舒未舒,透着明朗的新绿,池边清泉缓涌,飞叶转于其上。从外地赶回来的大舅、二舅、三婶、四姨,带着叽叽喳喳的一群姊妹兄弟,在家中分工而作,忙碌祭事,即使吵闹,我倒是觉得为家宅增添了几分人气。

清明几日,家中叮当劳活之声不断,桶提的破膛金黄流油鸭,硕圆的肥美乳猪,粉红闪亮的碗碗小爆虾,刚腌的酸白玉萝卜,满面红光的特制烧肉……一样样有序地摆上了案桌。正中央,对祖位,少不得的金鐏金箸金酒壶,满了清酒;其前,一个铜制小香炉三香鼎立,环烟袅袅,这是家家有的祭祖规矩,无言中,敬意满阁。当然,像我这样的小娃自然不懂什么规矩,在桌旁转着眼珠,慢咽口水,想着祖先“吃完”,自己就可分一杯羹。几样贡菜中,最令孩子期待的,也是清明的首席大菜,便是五色糯米饭了。

清明蒸五色糯米饭,是家乡不可或缺的传统,家乡贤惠妇女人人都会,我的外婆便是其间高手。调制五色所需的五种野菜,我只记得一扎染黑色的枫叶。它们整整齐齐地吊下房梁,香气有些微涩,混着柴草清香,悠悠漾在小柴房里头。几日后,菜已被风干成了枯焦色,失了水气,便宜放入五个大盆中取色了。我常用手指在染盆中划来划去,看着清澈的水如何一步步的由浅变深。一日后,水已染得澈明,残渣沉底,犹如五面王母彩镜,各异幽香,像年轻的未陈酒,安酿于此。雪白的糯米分配一洗,遍各呈新装。当我再见它们时,遍可从青烟缭绕的灶上依稀窥见它们互相融合彻成的彩壁了。——此乃五色糯米饭一盆也。然而我们家乡的一绝就是五色糯米饭的第六色——蓝色,这里别处亦是无的,然我最喜碧蓝之梦幻,是童年梦想的味道。我至今未弄清蓝色如何染成的,只是每年默默地期盼这一抹不同寻常的奇特,暗暗地骄傲家乡的独一无二。

大盆端上桌来后,我们就迫不及待地伸出一只手,讨一翁子“彩团”,再和一板热气腾腾的绿豆泥,均匀抹在上边,最后夹上一层烧肉,肥瘦自选,荤素相和,虽然样子不如纯粹的糯米饭那么具有观赏性,但恰如白粥的温润配上榨菜的红辣,就是天下无双的绝配。手握糯米饭,冲出家门口,饿时啃一口,伴上春日趣,便可应午饭。这是我童年清明的特别快乐之一。

也许是多了这五色糯米饭吧,清明对于我来说却不再晦暗,因此多色,喜气洋洋。一尝其味,自然人气儿味混合,热闹又简朴清淡,一股“格格不入”的温暖直入心头。不知祖先为何会在这黑白相交的节日创造这一抹彩,我尚不明。也许,是为了调剂一下那天人永隔阴霾氛围也未可知?

 

南宁十四中  邓肯
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广告 | 意见建议 | 版权声明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008302    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-4512006001     网警备案号:45010302000154      ICP证 桂B2-20040022-10
广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   24小时举报电话: 0771-5690995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